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理念分享理念分享 > 石油的诅咒

石油的诅咒

日期:2013年11月11日 18:56

  石油是一种诅咒。天然气、铜和钻石同样不利于一个国家的健康。由此可以得出一项有力却有违直觉的洞见:贫穷但资源丰富的国家之所以往往不发达,是因为它们丰富的碳氢和矿产资源非但没有推动、反而阻碍了发展。不管怎样,石油造成了贫穷(黄金或锌也是如此)。这个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还常常用挪威和美国等特例来证明,石油和共同繁荣其实可以相伴而行。

  但特例之少不仅证实了上述规律,还表明必须符合何种条件,基于天然资源的财富才不至于造成令人痛苦的后果。这些重要的前提条件是:民主制,透明度,以及响应公民诉求的高效公共机构。在此基础之上,才能讨论解决方案中一些更具技术性的条目,包括必须维持宏观经济稳定、审慎管理公共财政、将部分意外之财投资于海外、设立“雨天基金”(rainy-day funds)、实现经济多元化和防止本国货币币值过高。

  所有这一切听上去都很有道理。鉴于巴西、加纳等国不久后很可能会成为石油大国,我们可期待目睹到检验上述建议的一些珍贵案例。

  不幸的是,对多数不发达国家而言,上面提及的防范措施、以及这些措施旨在帮助实现的更宏大目标,都只是乌托邦式的空想。已具备上述所有制度优势的国家,无需担心受到资源的诅咒。至于其它国家,这种诅咒会像自体免疫性疾病一样,破坏它们建立防范机制的能力。集权、腐败、以及政府无视民众需求的“才能”,都会令这种诅咒变得难以抗拒。

  最早呼吁人们关注这个问题的人,是上世纪60年代早期担任委内瑞拉石油部长的胡安•巴勃罗•佩雷斯•阿方索(Juan Pablo Pérez Alfonzo),他同时也是欧佩克(Opec)的创始人之一。他曾经说过,石油不是黑金,而是魔鬼的排泄物。

  自那之后,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对佩雷斯•阿方索的洞见进行了严格检验,结果证明他是对的。举例而言,他们的资料证明,自1975年以来,欠发达资源富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低于那些无法依赖矿产和原材料出口的国家。即使是在资源推动了经济增长的情况下,也很少产生通常伴随增长而来的全面社会效益。

  资源型经济体的一个普遍特征是,其本币汇率倾向于刺激进口、同时抑制除它们主要大宗商品以外的几乎所有出口。这并非是因为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未能意识到多元化的必要性——实际上,所有石油国家都对其它行业进行了巨额投资。不幸的是,这些投资很少成功。其主要原因在于,汇率水平阻碍了农业、制造业、旅游业和其它产业的发展。

  另一个问题在于,它们出口的大宗商品的价格存在高度波动性。以过去24个月为例,油价曾从每桶不到80美元飙升至每桶147美元,随后又回落至每桶30美元,此后再度走高,截至2009年年中已升至60美元。这种盛衰周期带来了破坏性的影响。繁荣导致过度投资、鲁莽的冒险行为和过度负债。而在萧条期,则会出现银行业危机和大幅削减预算的行为,后者将伤害到那些依赖于政府项目的穷人。此外,由石油驱动的增长并未创造与石油在经济中所占巨大比重相匹配的就业机会。在许多此类国家中,石油和天然气构成了逾80%的政府收入,而这些产业通常雇佣不到10%的劳动力。这加剧了经济上的不平等。

  还有一点或许更加值得关注:石油的诅咒滋生出糟糕的政治。由于此类国家的政府无需向民众课税就能积累大量财政收入,因此政府领导人完全可以对纳税人视若无睹、不负责任。纳税人反过来又与政府形成了一种往往带有寄生性质的薄弱联系。由于几乎可以随心所欲地配置巨额资金,此类政府无可避免地走向腐败。

  石油富国的政府一旦掌权,就很难被赶下台。它们会花费大量公共资源,收买或压制政治对手。统计数据表明,一个威权统治下的石油国家走向民主的可能性远低于一个资源贫乏的独裁国家。在发展中国家中,石油富国政府的军事开支是穷国或中等收入国家的2到10倍,且更倾向于发动战争。对大多数石油出口国而言,如果在开始出口原油前尚未建成强有力的民主制度,那么国内环境将非常不适宜民主发展。

  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何主权财富基金、石油稳定基金以及资源富国尝试过的其它解决方案鲜有奏效。这些方案旨在避免波动性、过度财政支出、债务、抑制出口的汇率等因素所造成的不利影响。这些资金或在危机发生前就遭到侵吞,或在糟糕的投资中打了水漂。

  那么,自然资源丰富的穷国是否希望全无?不完全是。在资源诅咒制造了广泛灾难的两个大陆,智利与博茨瓦纳的成功故事引人注目。它们何以做到独善其身,至今仍是个谜。解开它们逃脱资源诅咒的秘密,将令无数民众免受“魔鬼排泄物”的毒害。但至今还没有人能解开谜团。

所属类别: 理念分享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